百度这个名字,曾经也很美

源起

百度这个名字,曾经也很美

“众里寻他千百度”,辛弃疾的词很美,百度这个名字,曾经也很美。

时间退回到2000年,这个20世纪的最后一年,同时也是21世纪的第一年,这是有意思的一年。

这一年,《西游记续集》在央视开播,16集的内容是为了补充86版《西游记》,一个《西游记》经典时代画上圆满的句号。周杰伦发行第一张原创专辑《Jay》,伴随着两极化评价正式出道。

而对于新生的中国互联网,也是新旧上升的年份。已经创立数年的搜狐、新浪、网易选择同一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风头无两的雷军坐在金山的办公室里拒绝了一位獐头鼠目创业者的投资需求,还与一款软件的出售擦肩而过,前面的那人叫马云,后面的叫马化腾。

在马化腾被拒绝的这一年,QQ注册用户数突破千万;龙岩人王兴一边在清华跳舞一边创建了人生中第一个网站;而放弃高考的李想注册了泡泡网并开始运营;还在中关村卖碟片的刘强东正一心复刻国美和苏宁模式,做一家线下IT连锁店。

而差点成为晋剧表演艺术家的李彦宏,在2000年1月带着超链分析技术和120万美元风投,在北大资源宾馆租了两间房,创建了百度。这一年,李彦宏32岁,在年龄上李彦宏与上一代互联网创业者同辈,在履历上还只能算新手。

初生时的百度就是一家技术服务提供商。2000年6月,百度首次为门户网站提供搜索技术服务。

一年后,李彦宏在百度董事会上说服股东,转型提供中文网页信息检索服务,制作了独立搜索引擎,并通过竞价排名走上商业变现之路。

2002年发布mp3搜索,2003年推出图片搜索、新闻搜索、Flash搜索以及全球最大的中文社区“百度贴吧”,2004年收购了国内最大的个人上网导航网站hao123、推出文档搜索及“百度知道”。

2005年,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涨幅达到了354%,创造了中国概念股的神话,百度步入人生中辉煌的一段时光。

上市之后,面临Google的压力,百度开始实行“多元化战略”模式。在2006-2009年期间,百度先后出现了20多个产品线,其中不仅包括百度百科、百度知道、百度贴吧等明星产品,还包括百度空间、百度视频、百度地图、百度IM软件“百度HI”等等一系列在“多元化”战略背景下诞生的新兴产物。

2010年Google退出中国,国内已无对手的百度,借助于此前的积累以及一系列“野心勃勃”的手段,正式来到了它的顶端——2011年3月24日,百度市值达到460亿美元,超越了多年盘踞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市值第一位置的腾讯,成为当时市值最高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成为BAT的首个大写字母。

2012年开始,智能手机的普及使得互联网的“移动时代”加速到来,彼时的百度虽然脚步略显迟缓,但也开始了面向移动端的战略重心转移。这一期间,百度陆续收购或投资了91无线、PPS视频、糯米,Uber等业务,也诞生了包括手机百度、百度地图、百度糯米等一系列产品。到了2014年,百度甚至还上线了自己的O2O外卖产品——百度外卖。

至此,野心勃勃的百度正式构建了以搜索引擎为核心的百度“帝国”。但和所有历史规律一样,帝国衰退的种子通常也是由创始者自己埋下的,帝国辉煌时躲在暗处默默发芽。


衰退

坚固的城池从来都是从内部先被攻克的,所以我们不担心外敌有多么的强大,外压越强,我们的凝聚力越强,反而是当我们强大起来之后,内部的分裂和争斗才是最致命的。

名为衰退的种子成长起来是在2015年的下半年,最初只是百度在移动互联网市场上的衰败。

这是一段我们都较为熟悉的过程,脚步迟缓的百度虽然从投资布局到业务发展都朝移动端发力,但PC时代的神话并没能延续,无论电商、社交,百度都没能拿出一款足以抗衡AT以及后来TMD的产品。

正如那句坚固的城池从来都是从内部先被攻克的,当人们还在以为百度会因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后知后觉而掉队,却没想到最致命的一击源于内部,衰退的种子源于百度帝国最成功的商业模式——竞价排名。

百度兴起时,曾有无数互联网用户被这个中文搜索界的扛把子折服,并成为它最忠实的拥护者,见证了一个冉冉升起的中国互联网巨星。

但是由于百度绝大部分盈利来自于广告销售,百度内部逐渐以销售的声音为主导,架空了管理层,产品团队也相应被裹挟,开始激进的赚钱,所有事情为赚钱让路,我们看到的不再是一个为了中文搜索事业而奋斗的国产互联网企业巨星,而是资本的吸血獠牙。

百度开始一次又一次陷入到舆论风波中,大众对于百度的信任降至最低点。帝国衰退的种子最先爆发,是“百度全家桶”事件,2015年10月29日登顶微博热搜榜榜首。

百度这个名字,曾经也很美

“百度全家桶”事件,是用户爆出如果安装了百度相关的软件,就会被强制安装百度旗下的全套软件,甚至用户无法删除和卸载。这一广受网民愤恨的“流氓”行为,使得百度在长达大半年的时间里一直饱受网友吐槽谩骂,并为互联网提供了不少段子素材。

但大家都没有意料到的是,对百度来说,这才只是个开始。

2016年2月,百度爆出贴吧“血友病吧”被卖,一时间群情激愤,百度不得不公开道歉。短短不到3个月之后,“魏则西事件”爆发,百度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事后百度进行了大幅度整改,控制商业推广信息占比不超过30%。“魏则西”事件的深痛教训,引导了监管方对医疗搜索广告的严格限制,也让百度录得一份“上市以来最差的财报”。

2016年11月,百度又被爆出负面新闻——曾一手主持了贴吧、知道、百科等产品辉煌的百度副总裁李明远,被宣布因为“在百度收购某项目中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而引咎辞职”。

李明远并不是第一个从百度离开的高管。从2003年开始,仅仅到陆奇离职时,就已有超过20位高管、技术人才从百度离职。算上18年离职的邬学斌、李靖,从百度离职的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就已经多达8位。

外部一向称百度为技术领域的“黄埔军校”,能被称为黄埔军校,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方面是对于人才的培训,另一方面则是人才的大量外流。“黄埔军校”这个称呼有时也是种讽刺。


整个2016年,百度都在风雨飘摇中度过。2017年,百度又迎来更大的争议与讨论——百度在BAT中掉队了吗?

对于这个问题,陆奇心中是否也有自己的答案呢。2017年1月,陆奇加入百度,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在陆奇任职的485天里,陆奇做了两件事,一方面大刀阔斧地砍掉了医疗广告、外卖等不聚焦的业务,让股价在期间提升了近60%;另一件就是把李彦宏的“AIi in AI”战略落地,把百度在人工领域积累的势能,释放为业务红利。

在百度进行内部改善之时,外部面临的却是字节跳动、腾讯、UC、神马搜索等竞争对手的快速发展,试图从百度的广告业务中分得一杯羹,百度的核心业务营收同比开始下滑。

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惋惜,越来越多的忠实用户开始反感百度,开始厌恶百度,乃至抛弃百度。


续命

其实说不上续命,虽然总有人提出新的设想要将BAT改写,比如Byte Dance的B,比如ATD,比如MAT。但是作为BAT存在的百度之恐怖,远超大多数人理解。BAT之所以称之为BAT,不是因为市值规模,而是因为他们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生态的基础,成为了公共基础设施。只要想在中国互联网生存,就不能离开BAT。所有中国社交软件最后都会变成“我加你微信吧”,所有中文信息检索也都会成为“百度一下吧”。

但李彦宏还是开始反思了。

2018年7月,陆奇离场,李彦宏亲自下场开始了一场刮骨疗伤式的变革。

2019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李彦宏向所有百度员工表示:“那个能够做出好产品、那个受用户喜爱的百度,已经回来了!”同时他宣布,2018年百度的营收正式突破1000亿元。

李彦宏在宣布这句话时,心中是否想着19年前的初心,然而2019年注定了也是对百度跌宕起伏的一年。

股价大幅波动,市值被京东、网易、美团、拼多多等公司赶超;百度掉队BAT的似乎已成为大众共识;除了陆奇,还有向海龙、张亚勤等多位重要高管相继离开……第一季度百度录得自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李彦宏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信息流业务,为什么用户感兴趣的新闻没有出现,被推送的新闻反而是不感兴趣的,问题处理得非常细致。

他所面对的是蹒跚的核心业务,环伺的竞争对手。

为了开展疗伤,百度的几位老将回来了,百度初创团队成员、百度渠道体系的奠基人史有才出任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特别顾问,“百度七剑客”中唯一的女性崔珊珊则全面接管人力资源工作,主导百度OKR的落地实施。

投资内容生态也是百度的重点工作之一,凯叔讲故事、七猫小说、知乎、果壳。

投资有赞搭建起服务生态,自建百家号、智能小程序和托管页三个移动业务的支柱生态。

2019年二季度、三季度开始反弹,营收分别增长了9%和7%,第四季度,百度营收28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净利润达到92亿元,同比增长95%,超出市场预期。

这份姗姗来迟的财报出现在2020年2月28日,刚过20岁生日的百度,给2019年画上了句号。


2019年的百度变得激进,一方面在于稳固和提升搜索和信息流核心业务迫在眉睫,另一方面则是押注AI,这个新入口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AI

押注AI不是最近才开始的,根据百度在港股上市披露的聆讯资料显示,百度从2010年开始进行AI领域的投资,以提升搜索及变现能力,并使用核心AI技术引擎-百度大脑开发新AI业务。ALL in AI早已成为了长期战略方向,但却是百度第一次如此重视的提出。

随之而来的是定位的改变,从“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平台”,变成了二次上市招股书中的“AI生态型公司”。

百度这个名字,曾经也很美

百度2013年布局自动驾驶,2017年推出自动驾驶开放平台Apollo,截至12月,Apollo车队总测试里程已经超过来300万公里。北京、武汉和长春等23个城市都已被覆盖。无人驾驶出租车及阿波罗小巴已接待乘客超21万。

百度大脑深度学习,开发者对百度大脑语音识别引擎的调用超过100亿次,人脸识别,基于自主设计的昆仑、鸿鹄人工智能芯片,小度智能语音,与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达成合作,共建区块链服务平台,百度在AI的延展的确是快速而全面。

根据IDC在2020年发布的《中国人工智能云服务市场研究报告》,百度智能云以27.5%的市场份额排名中国AI公有云服务市场第一;百度智能云、阿里云、腾讯云和华为云组成的头部梯队,拿走了AI Cloud市场超过90%的市场份额。


伴随百度业绩持续向好的,自然是股价。百度从去年11月份开始,美股股价经历了一波大涨,股价从130美元左右最高涨至354.82美元,涨幅超160%。

百度这个名字,曾经也很美

市场看好百度的逻辑之一正是“自动驾驶”概念和“芯片”概念。

今年1月份,百度官宣将与吉利控股集团合作,组建一家智能汽车公司,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此时,百度已经具备了人工智能、Apollo自动驾驶、小度车载、百度地图等核心技术,积累了2900多件汽车相关的技术专利。

另外,在今年2月份,百度宣布自主研发的云端通用芯片昆仑1在百度搜索引擎和智能云生态伙伴等场景广泛部署。还表示下一代7nm昆仑2芯片也即将投入量产,主要的应用领域在搜索、工业互联网、智能交通等领域。

百度这个名字,曾经也很美

从招股书上,细看百度核心业务线的收入,近三年来百度核心收入没有大的进展,唯一惊喜的是在线广告收入逐渐降低,云服务和其他业务带来的收入占比则不断上涨,其他业务就包括百度智能驾驶和智能设备等。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百度目前的自动驾驶只有大量投入,未产生收入,需要未来验证,仍然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结语

经过20年的发展,百度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搜索平台,市场份额一度达到86.79%,百度正努力从谷底爬起,但接下来的压力和困难,也都摆在眼前。


如今的BAT中,阿里巴巴6000亿和腾讯7000亿的市值,远超700亿的百度。

另一方面,百度在AI领域的商业化还只能算刚起步,烧钱的阶段还没过去。

同时,作为曾经重要营收引擎的爱奇艺也遇到了瓶颈,249亿元、287亿元和297亿元,连续3年营收增速趋缓。去年11月以36亿美元收购的YY直播国内业务也面临整合的问题。

今年3月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回港的中概股,但是上市首日就跌破了发行价。


百度,十分尴尬,但也并未倒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被冲击的动荡不安的百度,也许正重新找到方向。


这篇文章就是做一回口头BAT的高管,赚着白菜钱,操着卖粉的心。

百度的未来我们并不知道。只是,希望在发展的同时坚守应有的原则和底线,或许是百度更应该思考的问题。

分享:

评论